(圆镜)10-46 梦静被亲 步离似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十方三世(圆镜)10-46 梦静被亲 步离似梦

苏梦静听到了太白的呼唤。

便转过了身。

这一转。

眼泪已是哗哗!

脑中也勾勒出了一幅画面:

是身穿铠甲的雍步离,在奄奄一息之时,躺在苏梦静的怀里,说道:

浮沉几度,红尘几许,繁华尽头不离弃。

悲欢离合,陌路归途,来生亦是生死依。

想到这里。

苏梦静的眼泪,更是流淌不止。

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如此的记忆,但知道的是,此时的自己,共鸣四起,呼吸难当。

突然!

“boom”地一声巨响!

这一炸。

伴随着雍思君的大喊之声:

“我是修真之人……”

可惜还没说完。

便已被爆炸声,埋没了。

同时!

炸得苏梦静赶紧往着空中飞去。

房屋也瞬间之下,被炸得四分五裂,歪斜倒塌!

围观之人,也被定格在了,惊愕不已之色。

直到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之时!

那四飞的瓦片,在“唰唰唰”落地!

顿时,灰尘漫天,白烟缭绕!

这时。

地面上的紫竹,突然惊醒了过来!

一脸惊愕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看着,看着。

不禁失声道:

“孩子,孩子,我的孩子啊!”

喊完之时。

便推开了浮苼,带着踉踉跄跄的身体,往着废墟去寻找雍思君。

嘴里,也在不停地,哽咽道:

“孩子,别怕,娘来了,娘一定会保你没事!”

众人见状,也是跟着撕心裂肺,不知不觉,泪水也慢慢地滑落而下。

但又能如何!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眼前的紫竹,在废墟中翻找着那些惨肢碎骸!

而在这时!

一道声音响起:

“娘~快来拉我一把!”

众人一听,满脑子是疑惑!

这居然还说着?

紫竹听后,更是激动万分。

便赶紧推开那重重废墟,往着雍思君的声音而去。

且说道:

“孩子,别急,别急,娘亲来了!”

苏梦静听后!

便循声,低头四处看着。

这一看。

便看到倒塌的下方,有个红色发光物体,一胀一缩的样子,顿感有些异常。

于是,便喃喃自语道:

“不会,又爆炸了吧!”

话音刚落!

“boom”的一声巨响。

红光漫天,刺亮众人的眼,废墟横飞,插落在周围四处。

直到红光散去。

只见一人,从废墟之中,慢慢升起,且稳稳地停落在半空中。

众人见状,顿时一脸惊喜和欣慰。

没错!

此人正是雍思君!

不过,也是很神奇,这么“boom”“boom”地爆炸,也没将他炸碎。

《我有一卷鬼神图录》

紫竹见后,赶紧飞到了雍思君的身旁,且擦拭着他的脸颊,说道:

“孩子,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

“你真是吓死娘了!”

说完。

便用力抱住了雍思君!

这时。

太白也降落到了雍思君的身旁,且伸手,为其把脉。

其他掌门,也一一降落至雍思君身旁。

苏梦静也来了,还对着太白问道:

“师父,如何了?”

“暂时是没事了。”

“嗯?”

“据为师推断,刚刚那爆炸情况,应该是他体内的魔气外泄导致的,所以魔气是被衰减了,也被暂时控制住了!如若防止魔气强大,这孩子要不断增强自己的元丹之力,或者是还需我等定期为他输送元丹之力。”

紫竹听后!

便向着所有人,作揖道:

“多谢各位出手相救,日后,思君之事,我会自行想办法解决!”

说完。

便抱着雍思君,是要飞升离去。

绝命见状,便赶紧阻止道:

“不行,你不准离开!”

紫竹一听!

便冷眼看向了绝命,问道:

“为何?”

“你杀了如此之多的无辜男子,又带着魔童,试问,我等怎会让你就此离开。”

“你是不是还想说,让我交出鸳鸯戏水图?”

这一说。

绝命顿时有些接不上话,便两眼看向了太白。

这一看!

太白也是有点惊愕,便看向了苏梦静!

苏梦静见状,赶紧说道:

“看着我干嘛,我对那什么图,也没什么兴趣!”

这一刻!

紫竹看着众人的眼睛,各个对自己是虎视眈眈之言。

看样子,想要离开,却是有点难!

雍思君见状,便对着紫竹说道:

“娘,既然不让你我离开,那我们就暂且住在太史门吧!”

“这……”

“太史门之人,明辨是非,不会为难我们的,况且,还有个漂亮的姐姐在,一定会保佑我们的!”

说完,便伸出双手,是想要苏梦静抱抱!

这一来!

苏梦静是有些尴尬了,便只好接过了雍思君!

且对着紫竹说道:

“紫竹姑娘,太史门的客房也挺多,你要不,就来暂且住在太史门吧!”

话音刚落!

雍思君便一嘴亲上了苏梦静的脸。

这一亲!

苏梦静尴尬了,便苦笑着,看着雍思君,说道:

“你这小屁孩,小小年纪,就如此好色!”

“谁让姐姐,长得如此好看呢!”

“呵呵!”

这时。

太白也附和道:

“紫竹姑娘,老夫与王方庆王宰相也有几分交情,待你也如同对待自个儿闺女一般,你就暂且住在太史门,容老夫与各大掌门商议之后,一定会让你和你的儿子有个合理的处理方式!”

“这……”

“别犹豫了,对你,对儿子,这是最好的结果,况且,人总要为自己所做过的事情负责!”

“那就打扰了!”

太白听后,点了点头。

便转头看向了陈宫,且说道:

“陈宫,这天人来酒家修复之事,就交由你和其他徒弟了!”

“是!”

这下。

所有掌门也是无话可说了,也就各自散去了。

而紫竹,也跟着太史门等人往着太史门而去。

一路上!

雍思君在苏梦静的怀里,也是没有半刻安歇,时不时地,就偷偷地亲了苏梦静的脸!

一次两次,就算了。

这么三番四次下来,苏梦静便怒瞪了双眼,对着雍思君,轻声质问道:

“你是情窦初开了吗?”

“早开了。”

这一听。

苏梦静是忍不住想笑,却又想哭的样子。

便呵呵了一声,说道:

“小心我把你阉了!让你早泄了。”

紫竹见状,便伸出了双手,对着雍思君,说道:

“孩子,姐姐也抱累了,让娘抱抱!”

“不要,我就要姐姐抱抱!”

说完,双手还紧紧搂着苏梦静的脖子。

搂得苏梦静想要掐死他的冲动。

……

上官婉儿这边。

正在宫廷门的大殿中,来回踱步着。

没一会儿。

那安乐公主,带着侍婢和护卫,又一次到访。

众宫廷门弟子,纷纷作揖道:

“拜见安乐公主。”

“免礼吧!”

说完。

安乐公主便已来到了上官婉儿的面前。

上官婉儿见状,便也作揖道:

“拜见安乐公主。”

“无需多礼了!”

“谢公主。”

“本宫前来,是有喜事,要与你说!”

上官婉儿一听!

两眼愣了一下,便问道:

“喜事?何喜事?”

随即!

安乐公主便把自己听到的事情,与上官婉儿说了一遍!

上官婉儿听后,也是一脸诧异。

便说道:

“公主的办法,好是挺好的,只是这太史门的亲事和相王府的婚事,岂能说拆就拆,即便皇上要下圣旨,也会问过相王之意,倘若相王不同意,恐怕这也成不了!”

“本宫这不是思来想去,没办法嘛,倘若你也想不到办法的话,那本宫只好去找那伏羲帮忙了。”

“伏羲岂能会帮我们,唯有魔帝才有可能会帮我们。”

“那就是了,本宫这办法,既然是个好办法,那这个办法,就这么定了,本宫相信你定可想到办法!那本宫这就打道回府静候佳音咯。”

说完。

安乐公主又带着侍婢和护卫,离开了宫廷门!

而上官婉儿,却是陷入了沉思。

但也有些为难,毕竟这赤炼魔帝跟自己说了绝交,也不知是暂时不要联系,还是都不要联系,这……

……

而雍步离这边。

他苏醒了。

他睁开眼的刹那,惊讶不已!

只见自己,正身处在清源村的孤独园之中!

四处一片凌乱,桌椅横七竖八,房屋也是略有倒塌之样。

而地上还有一张被揉捏成团的书信!

雍步离见状,便暗道:自己该不是回到清源村大火那日吧?可即便是那日,这地上的书信,也只是出现在自己的梦中,而在自己的现实中是从未出现过啊!

随即!

便带着难以置信地心情,上前弯腰,且伸手,想要捡起那书信!

可一伸手。

雍步离更是惊讶了。

纸张是捡起来了,可却看见自己的双手,已变成了透明之样。

他不自觉地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亦是如此。

这下。

他有点懵了。

难不成自己是在做梦吗,才看到自己是透明之状?

将信将疑地雍步离,打开了书信。

这一打开!

跟自己当初梦中所见的,一模一样。

还是那一处一处泪水痕迹,和一处的文字:

“雍步离,恭喜你,你的大婚之日我没有勇气去见你,但我会一直在原地等你,我会一直爱你,始终如一,我也会努力守着一半回忆,尝试去一半继续,如果有一天你想联系,不用担心,即使我的脚步在不远千里,还是时间过去了几个世纪,我都会奔赴向你。

答应我,忘记一切有关你和我,彼此不再联络,你要做一个坚强之人,好好的幸福下去,即使再痛,也要放下曾经,不回头,一直往前走去。”

看完了书信。

雍步离又往着孤独园外而去。

这一去。

还是那副,令人窒息的画面出现在了眼前。

只见眼前到处是张牙舞爪的烈火及焚烧后的灰烬。

还有到处乱飞的妖兽和灵兽!

此时!

空中出传来了一道声音,是哽咽着说道:

“步离,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余生,请保重,我昨天也已经成婚,请不要联系我了,从此以后,你是你,我也只是我。”

这是苏梦静的声音!

她怎么会和自己说这话?

到底发生了何事?

不对,不对,这只是个梦而已,自己不要大惊小怪,不要大惊小怪!

而在这时!

雍步离看到不远处,有个十分熟悉之人!

他……

他不是自己吗?

接下去,且称他为伏羲!

雍步离看到了伏羲,面对大火,一脸踌躇的样子。

于是,便想上前靠近,一探究竟!

这一去。

突然!

“砰”地一声。

雍步离撞上了一道无形的墙。

这一撞,还直接给雍步离弹飞了数米!

这一飞。

一不小心,便把手中的信纸,给掉进了火堆里!

瞬间,被燃烧殆尽!

雍步离见状,便“呀”地惊叫了一下。

这一叫。

伏羲听到了!

便循声看了过去。

但看了半天,只看到熊熊烈火,也只听到燃烧的声响,并没发现任何异常。

而雍步离的这一叫声!

让抱着雍思君的苏梦静,也听见了!

她四处看了看,又看了看太白,看了看紫竹,及怀中的雍思君,但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难不成自己出现了幻听?

……

回到雍步离这边!

他见到高空处有个女子降落而下,正是苏梦静。

为了不混淆,且叫她千玦!

千玦从空中降落而下,并往着伏羲走去,且正巧经过雍步离的身旁。

雍步离见状,情不自禁想要伸手,拉她一下。

可一伸手,发现自己的双手是透明,便又缩了回来!

不过。

却听到了她那自言自语的碎碎之声:

“奶奶的,孤独园内的书信不见了!!!不会是被他已经看了吧!”

这一听!

雍步离是惊叹不已!

那……那封书信果真是出自她的手!那她的成婚不会是真的吧!!!

不对,不对,这是梦,这是梦,不是真的!

想到这里,雍步离又在不断地自我安慰之中!

千玦走到了伏羲的跟前!

伏羲第一反应,便是问道:

“你是不是写了封信给我?”

千玦一听,顿时有点惊慌。

便在本能的反应之下,矢口否认道:

“什么信!”

伏羲见千玦回答的如此茫然,便赶紧转身往孤独园跑去。

这一去。

还是朝着雍步离的这个方向而来。

这一来!

那堵无形的墙,又出现了。

雍步离都还没起身呢!

只见那堵墙,已经来到了跟前,且贴着他,往他身后拖着。

千玦见伏羲往着孤独园而去。

心里是松了一口气。

但松完之后,疑惑也随之而来。

既然不是伏羲看的?那谁把我书信拿走了?

想了下。

她顿时有种恍然大悟地感觉,便对着四周的空气,小声地喊道:

“雍步离,你是不是在附近?你是不是能听到我说话?”

雍步离一听!

也是有些困惑!

这伏羲不是进了孤独园吗?

她怎么还在到处喊着?

难不成是对自己在喊?

于是,便开口说道:

“……”

可刚张嘴,便听到她说道:

“奶奶的,你干嘛不早说啊,吓死我了!”

说完。

便欣慰地笑了笑,且也进了孤独园。

雍步离见状,有点懵!

这千玦是得了精神分裂症吗?

这时候!

又见到天机老人,降落而下,并也进了孤独园!

雍步离越看,越懵了。

啥时候,自己的梦,居然还有这天机老人的份了!

没一会儿之后!

又有大量的人马出现了,是晨儿与十二个宫廷门弟子出现了,是往着清源村的出口而去,正好经过了这孤独园!

随即!

那伏羲等人也走出了孤独园!

便一眼看到了晨儿,且大喊道:

“晨儿!”

喊完之后。

便往着晨儿方向而去。

这一却!

雍步离又被那堵墙,给拖行了数十米!

晨儿听得伏羲的声音,便转过了身,对其说道:

“呵呵,雍步离,你活得还是挺坚挺的,都这样了,你都不死!”

“我要杀了你!”

说完,伏羲便开始念动了口诀。

瞬间!

他的拳头上便凝结了庞大的气势,光芒绝对够得上遮天蔽日。

随即!

一条宛若黄金浇铸的真龙形成,且浩浩荡荡地冲向了晨儿。

这一冲!

周围的空间,也进入了扭曲之状。

晨儿见状,反应未及时!

“砰”地一下!

那金色真龙,已撞上了晨儿!

这一撞!

晨儿便踉跄后退了几步!口吐鲜血!

且说道:

“不,不可能!为何你进步如此神速!”

“到地府去问吧!”

说完,伏羲再一次轰出了一拳!

瞬间,天空形成一道巨大的拳影,宛若黄金浇铸。

而在这时!

一道箫声响起,初闻有些干涩,而后顺畅,忽高忽低,宛若千里之外,又似作耳边轻语,箫声不断,微微有些清愁!

紧接着!

伏羲所施展的法术,也在瞬间消失了。

而他的体内!

也掉落出了小白虎,且摔在了地上,并滚了几周。

雍步离见状!

顿时喜色万分,便失声道:

“浮苼!!!”

这一喊!

伏羲看了一眼小白虎,又看了一眼千玦!

千玦也同样,与伏羲对了一眼,又看了看小白虎!

而这叫声!

抱着雍思君的苏梦静又听见了。

便转头看向了浮苼,问道:

“你有听见,你家少主在叫你吗?”

“少爷?他叫我?他不是死了吗?他叫我干嘛,是要拉我一起陪葬吗?”

“这……”

“开玩笑啦,我没听见哦,怎么啦?你想我们家少爷了?”

苏梦静听后,白了一眼浮苼!

且说道:

“你少爷是雍步离吗?”

“……”

浮苼顿时哑口无言,便抬头看向了四周!

而苏梦静又进入了郁闷的沉思之中!

……

【作者题外话】:接下来,半个月的内容,有点烧脑,自己品~~~~

在雍步离和伏羲,苏梦静和千玦的两个人的名字,有不小心写错的话,请自行纠正哦!!!(基本上不会写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点击下载最好用的追书app,好多读者用这个来朗读听书!

本站推荐
邪龙狂兵头狼校花的贴身高手都市之万界至尊盖世仙尊开挂闯异界万古第一帝我的冰山总裁老婆
相关推荐
悍记凡人觅仙第三执法者我不想杀成神啊我囤千亿物资穿到七零养三崽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大唐:苟了十六年,被武则天曝光了锦衣传奇北宋纨绔:开局狗头铡,包大人饶命变身无上女帝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
一键听书